Chapter 15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327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15/风评被害

这两个人是当他又瞎又聋吗?

就这么在他面前眉来眼去。

齐木楠雄警告道:[不准对神山出手,你的工作是他助理。]

【齐木】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好吧。]

好轻浮。

不过在齐木楠雄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意外的有反差感,

“这就是你说的性格糟糕?”神山旬惊奇道:“这完全是变了一个人吧?”

[每一个分.身不可能做到和本体一模一样,这个是和我外表最相像的一个,能力一样就行了。]

神山旬每天都要面对齐木楠雄这张脸,以他眼力看来,两个人根本就是一模一样,“可是我也没有看出你们之间有不一样的地方。”

【齐木】插嘴道:[我们那里的形状不太一样。]

神山旬:???

齐木楠雄:……

“原来是这样啊……”神山旬戏谑地看向齐木楠雄,“这还真是辛苦你了。”

[快回去!]

神山旬笑嘻嘻地被齐木楠雄赶出了房间,他的手中还拿着五条悟给他的咒具短刀,他不知道短刀的来路,想来五条悟不至于给他什么垃圾货色,也只好自己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

深夜,神山旬的房门被人敲响。

[是我。]

他的脑中传来了齐木楠雄的声音。

门外站得并非女体化的栗子,而是二重身的【齐木】。

[晚上好,我按约定来了。]

神山旬看了眼隔壁的房间,里头毫无动静,“楠雄去哪里了?”

[他去禅院家偷学术式了。]【齐木】走了进来,他顺手反锁上门,[接下来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

神山旬来了兴致,“我从来没有想过楠雄的二重身会是这样的性格。”

【齐木】充满暗示地说道:[因为我们拥有自我意识,是不一样的个体,除了能力是一样的,其他方面是完全不同的。]

想起今天在房间里的那一幕,神山旬笑了,“楠雄不是不让你对我出手吗?”

[他说我不能对你出手,不代表你不能对我出手。]

【齐木】挑起了神山旬的下巴,[我知道你喜欢这样的对吧?你在顾虑什么?]

神山旬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熟悉面容,“因为你用的是楠雄的脸。”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么多。]

【齐木】对神山旬没有什么了解,光是倾听心声就知晓他不是什么会被情感束缚的人,更别说是这种下属情了。

[你在乎的是这个吗?]

“被发现的话,楠雄是不会拿我怎么样。”神山旬顺从地抬高了下颌,意味深长道:“可你就不一样了。”

[那就算我因你而死了。]【齐木】漫不经心道:[我愿意。]

送上门的猎物,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身上的任何感觉都不会传达到楠雄那边吧?”神山旬怀疑着,不过身体早就诚实地贴了上去,他扯过男人的深色领带,手顺着西服领口的线条向下滑落,触到了内里被马甲和衬衣包裹着的紧实肌肉线条,解开了西服的扣子。

齐木楠雄是个规矩的人,永远会穿着板正低调的英式西装三件套当做职业服,以防要突然出席正式场合毫无准备,就连领带都是暗色的,若不是有些显眼的发色,他只会成为人群中的背景板。

作为代替他的分.身自然也是一样的装束。

【齐木】的目光微沉,[不会。]

“那我就放心了。”

神山旬拽着领带,迫使男人垂首看他。金发青年高高在上施恩般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如蜻蜓点水地在唇上一触即离。

“在他偷学完术式回来之前,我们有很多时间。”

一模一样的脸,身材也是极近相似,就连身上的气息也是。

真是糟糕啊,要是哪天不小心认错人了,可就太尴尬了,长得过于相像就是有这样的顾虑。

【齐木】看穿了他的想法,[怕认错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来点不一样的,这样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还想着本体了。]

神山旬就喜欢这么主动想花样的人。

[会是很有趣的玩法。]

【齐木】抽出了放置在床头的短刀,利刃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令人胆颤的锋芒,男人一手扣住神山旬的肩,将人往床上带。

神山旬仰躺在床上,注视着居高临下看他的粉发青年,和他手中短刀。

利刃带着呼啸的风声从神山旬的侧脸险险擦过,刺骨的寒意从脸颊顺着脖颈的方向游移。齐木将这把短刀当作画笔,贴着神山旬皮肤的边缘,描绘着他躯体的曲线。

上身衣物纤维割裂成一缕缕,露出隐藏在布料之下隐秘。

【齐木】的双瞳微微扩散,他也不注重什么手法,锋利的刀刃只消一蹭,那细嫩的皮肤冒出了点滴的血珠。

这点微不足道的血腥味,大脑传递到感官的细微刺痛反倒感染了两人,空气中紧绷的气息不定的浮动。比起缠绵,更似两人之间的角力。

神山旬嘴上这么抱怨着,“这样明天我可不好解释。”

[什么都不用解释。]

沾染了他血液的短刀倏然绽放出了奇异的光亮。深夜中一瞬间的刺目亮光,神山旬下意识伸手挡住眼睛。

他感觉到身上倏然多了一个人的重量,等到光亮散去,他才看清,一名黑发白皙肤色的少年竟然骑在他的腰间。

少年似乎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出场方式,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的肩上还披挂着甲胄,下身是小短裤,两条细长的白腿就这么架在神山旬的腰间。

神山旬都顾不上自己的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了,他仓皇地坐起身。不过少年下意识的紧绷,将身体的重量全压在神山旬,他的腰部根本使不上力,只能无奈地看着两人。

“为什么短刀会变成一个人?”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出现了。]【齐木】遗憾道:[我还以为会多沉睡一会,可能是因为玩出了一点血的缘故。]

神山旬震惊了,“你早就知道短刀会变成人了?”

[我们不是约好我来和你说明短刀的特殊之处吗?]

【齐木】看向少年,[你也稍微介绍一下自己吧。]

少年这才回过神来,紫瞳凝视着今后他的主人,说道:“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以后请多关照。”

“现在是自我介绍的时候吗?”神山旬颓丧地扶额,“你出现的时机太尴尬了吧?”

【齐木】竟然问他,[还继续吗?]

“这怎么继续啊?”神山旬指着药研藤四郎,“我的面前有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我怎么下得了手。”

药研声明道:“严格来说,我已经成年了。大将,请你不要以外貌论人。”

【齐木】无所谓道:[赶出去不就好了。]

“难道我就这样把人丢在外头?”神山旬难以置信地强调道:“这是我的刀。”

【齐木】讶异道:[我没想过你的占有欲这么重。]

“你走吧。”

神山旬下了逐客令,他头疼地想着该怎么安置药研。这时,有人踩着一楼屋檐的瓦砾,轻快地走来,拉开窗钻入房间里,直接邀功道。

“阿旬!我斩杀了一只咒灵!在山里找只咒灵真是不容易,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来人正是夜斗,他的蓝色运动服脏兮兮的像是在泥里打滚过。

流浪神明滔滔不绝的话语在看到房间里多出来的两个人后,突然卡壳了,“……不好意思,打扰了。”

他的蓝瞳扫过仰躺在床上的神山旬,还不忘吹捧一下金主。

“顺便一说,你的身材很好哦~”

夜斗瞬间从窗户翻了出去,他的双手还紧抓着窗框,悄悄地看了两眼,辨认出房间里面的三个人,一个是齐木楠雄,还有一个根本没见过的少年。

【齐木】凌厉的目光扫来,夜斗马上松手,稳稳落在地上。

“如果需要安全套和润滑油服务可以来找我啊!”

站在一楼庭院的夜斗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的形状,他不忘高声喊道:“阿旬你可注意点,里面还有个未成年人——”

“你这样小心被警察蜀黍抓起来!”

※※※※※※※※※※※※※※※※※※※※

齐神:你有风评可言?

偷情现场变3P现场,再变抓奸现场

2分评论:746/1000

营养液:1227/2000

等等!你们慢一点呜呜呜!!我睡觉的时候才999瓶来着的

达咩达咩……达咩哟达咩哟~

神山集团股东大会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人间失智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人间失智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ny 220瓶;妄芊 6瓶;冻西瓜 2瓶;哆啦哆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