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per 19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445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19/这个家他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神山旬发誓,他本来真没打算和【齐木】发展过多的感情与关系,顶多就是用他来打发在家里这段乏味的时光。

他的这番自我剖析并未被齐木楠雄采纳,他认为神山旬这是在诡辩,他就是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类渣滓。

超能力者依旧顶着燃堂力的脸,哪怕面无表情都无法减少丁点对神山旬视觉的摧残。

他是个很传统的人,一般只能欣赏得来大家眼中公认那种类型的帅哥,这种屁股下巴堪比X丸大小的男人,就算他的目光有多坚毅,表情有多冷漠,内里壳子的齐木楠雄脸再帅都没用。

神山旬痛苦地别过脸。

对不起,他实在是接受不能。

这个家,他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神山旬决心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他坚定无比地做出了决定。

“接下来的所有事务都通过线上汇报给我就好了。”

神山旬果断起身,“等你什么时候变回去了,我再见你。”

齐木楠雄说道:[等你什么时候真心悔改你的行为了,我就会变回去。]

神山旬才不理会,他火速逃离这个本家。

按理来说,这里是神山本家,该走的那个人反倒是齐木楠雄才对。

齐木楠雄当然知道,这根本就是神山旬想要离开的借口。

正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的本性,恐怕这个时候神山旬不想见他此刻的模样占据一部分的因素,另一部分因素是因为他在本家待腻了。

受到撩拨之后,心思就开始浮动。

更重要的是,神山旬是绝对不会为这种事情道歉,以他接收的观念来说,他不认为自己有错。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神山旬才是个大麻烦。

神山旬将药研交给鹤丸照顾之后,悠哉去了自家酒店住了几天,酒店的经理早就熟练地安排好一切。

事实证明,没有齐木楠雄,他还是可以过上一样的生活。

躺在按摩床上享受着泰式按摩的神山旬接到了一通他最不想见到的人的通话。

“哟~阿旬,上次答应我的事情,我想你应该不会耍赖吧?”

隔着电话,五条悟轻飘飘的嗓音听起来十分可憎,神山旬翻了个身,按摩师很有眼色地换了个位置,继续按压着。

裸着上半身的金发青年从鼻腔发出一声轻微的嗯声。

“那真是太好了!”五条悟洋溢着喜悦的声线传来,“那我们就今天出来约会吧?我去接你。”

想到了对方送了一把可以自己祓除咒灵的药研藤四郎,神山旬也难得对五条悟说话态度和善了些,他报了酒店的地址。

五条悟的话音一转,罕见严肃了起来,“阿旬,你现在在做什么?”

神山旬用比往常微带嘶哑的嗓音回答道:“……在按摩。”

“是吗——?”五条悟刻意提高了声调,“等我到酒店了,不会发现阿旬的房间里有第二个人吧?”

神山旬轻笑道:“你就是那个第二个人。”

通话结束了,神山旬示意按摩师撤走,慢吞吞地去洗了个澡。

五条悟的特级咒具不是卖给他的,而是直接出手大方地送了一把,而他则要答应五条悟提出的条件。确实是约会,两人为期一天的约会,这可比五条悟天天强逼着他叫哥哥有意思多了。

五条悟一直以哥哥和保护者自居。从头到尾,两个人都处于一种不平等的关系,这大概是咒术师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天然傲慢,是对普通人有限能力的蔑视。

难得五条悟愿意放下身段,神山旬还不趁机赶紧踩在这个混蛋的头顶上,踩碎他高傲的身段。

真是期待到时候的场面。

*

神山旬收拾完自己走出房门,迎面遇上了一个熟人。

那是个张扬至极橘发青年,他一改平常西装三件套头戴礼帽的装束,一身黑红配色的骑士服将他的身材完美勾勒,完全不受身高的影响,却与酒店的风格格格不入。

他摘了一边的机车手套,抬手正准备按门铃。

“中也?”神山旬看着面前有一段时间未见的友人(待定目标),奇怪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是说要过几个月才回来吗?”

明明已经许久不见,中原中也的口吻依旧熟稔,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你说要去找我。”

听出了潜台词的神山旬挑眉道:“你该不会是关心我,所以才特意回来一趟吧?”

“啰嗦。”中原中也抬手想压低帽檐,猛然想起自己此时根本没有戴帽子,尴尬道:“我都回来了,你就别过去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问到你住在这里。”

“是森医生还是太宰告诉你的?”神山旬自问自答着,“应该是森医生吧?毕竟酒店也有你们公司的股份,通过一点小渠道还是很轻易知道我在哪。”

中原中也懒得回答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反问道:“都快到那个日子了,你在这里四处乱跑做什么?”

神山旬垂眸,看到了中原中也钴蓝色眸中对自己行为的不赞同,“特意请假回来,森医生应该很不高兴吧?”

“我的年假还有很久,那边的战况也暂时稳定了,首领同意了我才回来的。”中原中也逐渐不耐烦起来,“你不要故意岔开话题……”

神山旬突然道:“陪我飙车去吧。”

中原中也一怔,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话题被神山旬带的天马行空,根本没有一点关联性,中原中也险些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我可得好好珍惜,你不是从横滨骑着机车过来的吗?带我出去兜一圈吧。”

神山旬疯狂从中原中也的身上洗眼睛,试图消除齐木楠雄变成一个丑男给他带来的噩梦。

机车服意外适合中原中也,不如说是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再说了,中原中也都特意放下工作回来找他了,他可不能辜负对方的这一片好心。

神山旬理直气壮地为自己找了借口,至于还有邀约的五条悟——

咕咕咕。

中原中也不赞同道:“你现在不能乱跑。”

“再过不久,我又要被关起来一个月了,就连这一点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满足我吗?”

当神山旬打起苦情牌,中原中也就完全招架不住了。

他们两人相识于一场飙车比赛中,他们相约着跑遍了横滨的大街小巷。没有利益的纠葛,单纯出于喜好而交好的情感远比想象中的还要纯粹。

直到太宰治出现——

只要一想到太宰治那个混账的脸,中原中也就觉得牙痒痒的,

“真拿你没辙。”中原中也烦躁地抓了把发尾微卷的橘发,“走吧,我带你回去取车。”

“我今天不想骑机车,只想坐后座。”

中原中也嘲笑他,“小孩子撒娇吗?”

他们到达了地下停车场,中原中也抛给了神山旬一个头盔,“戴上。”

神山旬纳闷地看着喷绘着涂鸦的头盔,“我以为你不是什么会遵守交规的人。”

“在横滨是无所谓,不过现在在东京,要是被警察抓到的话,首领是会头疼的。还得把你这张招摇的脸挡住,我还不想和你一起上八卦头条。”

神山旬调试着头盔内置的蓝牙耳机,调笑道:“那我来做你的挡泥板吧。”

中原中也轻嗤一声,“让你这个大少爷做挡泥板?我可付不起薪酬。”

神山旬跨上机车后座,扶住了中原中也的腰。

“我很乐意。”

*

五条悟自以为他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到达,绝对能抓个神山旬的现行。

谁能想到,神山旬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惊喜。

——直接放他鸽子。

酒店房间的门铃按了好几分钟,都没人开门,五条悟拨通了神山旬的电话。

电话甫一接起,那头的神山旬语气敷衍,“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改天再约。”

“我人都已经到了……”

五条悟的抱怨只说了一半,通话被神山旬无情地挂断了,对方根本不给一点缓冲和拒绝的时间。

五条悟看着挂断的通话,撇除掉神山旬故意耍他的可能性,他摸着下巴思考着自己的约会到底是被谁截胡了。

他走出酒店的大堂,机车的轰鸣从近处传来,在大门口旁地下停车场出口,一辆橙红色的机车如流星窜出,疾驰而过,不带丝毫减速地轻巧汇入了车流里,很快就连连超车,成为渺小的一颗黑点。

哪怕只有短暂到用秒来计数时间,五条悟仍旧用六眼看清了。

别以为戴了个头盔他就认不出来了。

放他鸽子的对象正双手环抱着前排机车手的腰上。

五条悟一把摘掉了架在鼻梁上的圆墨镜,这下将机车上的两人看得更清楚了——

阿旬竟然推掉了和他的约会,就为了和那个小矮子一起出去玩?

五条悟看了眼自己的大长腿,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啧,长这么矮,也不知道阿旬看上他什么了。

※※※※※※※※※※※※※※※※※※※※

(掰着手指数)5t5的情敌好多啊

阿旬:认错是不可能认错的,只能出来和其他帅哥约会维持一下生活

敲碗等你们还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