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557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02

加长轿车在‘漩涡’咖啡厅的门口停下,司机恭敬地为神山旬拉开了车门,又弯腰等待神山旬下车。

这一出阵仗着实引起了咖啡厅内客人的瞩目,其中也包括神山旬的男友太宰治。

隔着玻璃窗,太宰治朝神山旬挥了挥手臂,示意自己的位置。

神山旬推开咖啡厅的门走了进去。

齐木楠雄不需要‘服侍’神山旬,他是贴身助理又不是奴仆,本家里可有一群愿意这么做的人,他就没必要献殷勤。

再说了,这是另外的价钱。

齐木楠雄见太宰治的次数很少,大多数时候神山旬会自己一人偷跑去横滨的酒店和男友厮混一夜后,第二天缓过劲后就回东京。

正儿八经的男友遮遮掩掩的和地下情人一个待遇。

神山旬居高临下地看着黑发青年,“太宰。”

太宰治坐在位置上朝他微笑着,声线也不见柔和一分,“神山。”

听听这不叫对方名字,不称呼对方昵称的行为,丝毫看不出你们是恋人。

你们两个真的谈了两年恋爱吗?

可资料上确实是这么记载的,货真价实。

齐木楠雄看不出太宰治哪里喜欢神山旬,也不知道神山旬喜欢太宰治哪里。

对于神山旬这个现任男友,即将成为前男友,交往两年的对象。

齐木楠雄曾因怀疑对方是毁灭世界的嫌疑人,询问过神山旬对方的异能力是什么时——

神山旬很惊讶,“什么?太宰他有异能力吗?”

他根本就一点也不关心枕边人。

要不是他们相识于港口Mafia,恐怕神山旬会惊讶太宰治曾经是个Mafia。

在他的眼中,太宰治就是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可怜,天天来他这蹭吃蹭喝。

齐木楠雄看不透太宰治,他的超能力在面对太宰治时就像是收讯不好的电视机,只会出现雪花滋啦的屏幕,又像是没有搭设信号塔的郊外区域,手机信号格永远只会显示圈外。

他使用了[好感度查看器],根本看不到两者之间的好感度,大概猜想对方的能力可能与屏蔽、无效化有关。

神山旬与另一位名叫织田作之助的男人的好感度就可以正常显示,齐木楠雄确认了一眼,两个人的好感度处于普通朋友的数值。

听不到心声,也就代表着齐木楠雄无从得知太宰治当下的真实想法。

如非必要,他不会在太宰治面前说一句话。

两人在太宰治对面的卡座落座,他随意地点了一杯冰美式,顺便帮齐木楠雄点了咖啡果冻。这才看向太宰治,“恭喜你找到了新工作。”

语气没有一点恭喜的意思。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不变,说道:“距离我找到新工作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神山旬不甘示弱,“那你也一个多月没来找过我了。”

齐木楠雄:……你们两个在暗自较劲什么?

好在还是织田作之助开口打了个圆场,要不是齐木楠雄读取了他的心声,根本无法红发男人平淡的神情上看出他是真情实意想要气氛不那么尴尬。

“神山,孤儿院孩子们都很想你,前阵子大家一起拍了张大合照。”

织田作之助拿出了一张照片,是一群穿着各式的孩子们的大合照,其中红发男人被孩子们簇拥着站在最中间。

神山旬看到照片上孩子们的笑脸,短暂地停顿了一秒,如翡翠透彻的碧眸稍稍柔和了一点。

“是钱不够用了吗?”神山旬示意齐木楠雄打钱。

齐木楠雄马上掏出平板调动资料:神山旬在两年前资助过织田作之助在横滨开了一所孤儿院,专门用来收养在龙头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孤儿。

他的手指在转账金额一栏输入了一串数字,在确认转账到孤儿院的账户之前,被织田作之助赶紧拦了下来。

“你之前投资的钱还剩下很多,不用打钱了。而且,孤儿院的周边产品销量很好,完全不用追加投资。”

齐木楠雄顺便审查了一下孤儿院的财务报表。

他很疑惑,为什么孤儿院这种倒赔钱的慈善项目都能被神山旬变成盈利项目。神山旬心血来潮贩卖的儿童绘画和蔬菜竟然也有这么好的销量?

如今孤儿院早就可以独自运营下去了。

要知道,神山旬从不参与经商之事,送钱倒是送得更多,唯一一次出手就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果。

集团内部对于这位只知道吃喝玩乐连书都读不好的大少爷抱有微词,但没人会和钱过不去,公司稳升不跌的股票就是这位大少爷能继续游乐人间最好的倚仗。

太宰治噗嗤噗嗤乱笑着,“早跟织田作你说不要提这个事了吧,他只会打钱。”

“话是这么说,孩子们想念神山也是真的。”

神山旬也诚恳地说道:“帮忙只是小事,你不必这么感谢我。”

齐木楠雄:对你来说,还真是吩咐一句话下去的小事。你的上任助理可是整整加班了一个星期!

女侍应适时端上了他们点的饮品。Q弹的咖啡果冻让齐木楠雄眼睛一亮,不过他很快就没法享受咖啡果冻了。

神山旬随意拨弄了两下冰美式的吸管,他没打算喝,只是说道:“今天我来找你,只有一件事……”

“我们分手吧,太宰。”

此话一出,全场竖起耳朵偷偷八卦的其他人都惊了。就连齐木楠雄都被迫放下勺子,仔细观察着太宰治的反应,不错过任何一点对方细微的面部表情。

唯独‘被分手’的当事人没有任何反应。

“好啊。”太宰治一口应下,他甚至没问分手的理由是什么,还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也想分手?”

听到这种话,正常人会认为自己受到了挑衅,说出这种话分明是打算给对方添堵。

神山旬反而松了一口气,用心灵感应给齐木楠雄发送讯号,【看,分个手很难吗?】

“那真是太好了。”

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如释重负,让齐木楠雄忍不住怀疑这两人的这场恋爱有谈得这么痛苦吗?

太宰治也兴高采烈的,为他们的默契喝彩道:“我们还是这么有默契,就连分手都想到一块去了!”

这么一看这个太宰治完全就像是他见过的一些笨蛋情侣一样!

这一定是他演出来假象,不能被他迷惑了。

神山旬朝齐木楠雄颔首,粉发青年面无表情将随身携带的手提箱放在桌上打开,里面一叠堆放地整整齐齐的本国通用货币几乎要闪瞎咖啡厅其他人的眼。

神山旬平淡地说道:“分手费。”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不变,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他的手托着下巴,兴致盎然地问道:“这是阿旬给我的补偿吗?”

现在他又亲昵地称呼起神山旬,明明刚才还冷淡地称呼对方的姓氏。

太宰治追问道:“分手费是每一任都有,还是只有我有?”

神山旬:“我一向很公平的,当然是每一任都有。”

太宰治充满遗憾地拖长了音调,“哎……那我就不是对阿旬来说最特别的人了。”

神山旬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本来也不是。”

“可我是阿旬你交往最长的一任男友不是吗?光是这一点就和别人区分开了。”

太宰治在沙色风衣的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堆垃圾,他将这些东西摆在桌子上,最后挑出了一枚黄铜色的硬币,将其在桌上绕过了手提箱,推到了神山旬的面前。

“那这就是我给阿旬的分手礼物。其他人应该没有这么做过吧?这样我就和那些人不一样了。”

那种掉在路上甚至都不会有人特意为之捡起来的五元硬币。

神山旬久久地盯着面前这枚五元硬币,他从未收过如此廉价的礼物,就算是别人送的手工制品还是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这样的礼物,都不会比这枚五元硬币还要廉价。

不愧是你。

拿五元硬币换一手提箱现金,太宰治真是会做买卖。

就在齐木楠雄以为他会生气说出‘拿五元你是在羞辱我吗?’这种话时——

神山旬伸出手触上了太宰治的指尖,按住了那枚硬币。

太宰治收回了手,鸢色的眸期待地看着神山旬的反应。

他举起了硬币,对准咖啡厅的灯光照了照硬币,似乎在验证五元硬币的真伪。

黄铜的硬币在灯光下折射出一道闪耀的金光,神山旬将硬币收回了口袋。

太宰治笑得更开心了。

“哦,对了。”神山旬忽然想到什么,对齐木楠雄说道:“帮太宰把在咖啡厅赊的账一起还了。”

这个人刚收了一笔天价分手费,你竟然还担心他还不起欠咖啡厅的账?!

“阿旬还是这么关心我。”

太宰治十分浮夸地说着,他朝神山旬歪了歪头,看上去还颇为可爱。

神山旬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致,他的目光在青年俊秀脸庞上扫过,停留了许久。能被神山旬看上的青年无疑有一副出众的相貌,随随便便走在路上也会是被星探邀请加入娱乐圈直接C位出道的等级。

听到心音的齐木楠雄:……不是吧不是吧?

苦于他不想在太宰治的面前说话,不然还能试图抢救一波,不过显然已是无力回天——

神山旬提出了邀请,“在我离开横滨前,要打个分手炮吗?”

没救了。

※※※※※※※※※※※※※※※※※※※※

这一波,是渣男对线。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都是18点更新。

加更会在作话提前说明,有事我会挂假条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