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322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20/他的白月光

机车在车流中灵活穿梭,将一众车辆甩在身后,引擎的轰鸣声响彻大街小巷。

神山旬并不知道自己另赴他约的行为被五条悟亲眼撞见,他还美滋滋地扶着中原中也的后腰。

橘发青年的腰身极细,他的手掌虚张扶着,却能轻易覆盖。身形曲线与少年人无异,丝毫看不出与他同岁。要不是他见过中原中也仅凭他一人就徒手拆了一栋大楼,恐怕还会深以为对方其实是港口黑手党的文员,而非五大干部之一。

中原中也查看着导航没在意这一点肢体小接触,机车一路加大马力朝着盘山公路驶去。

他握紧把手俯身,从头盔的透明护目位置,神山旬的目光在橘发青年被机车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上身游移着,找到了机车服与头盔漏出皮肤的‘绝对领域’。

黑色的chocker将中原中也的脖颈衬得更为纤细。他总是能用一身严实的装扮,轻易地勾起人隐秘的念想。

神山旬别过目光,问道:“好不容易回国了,今晚还要回横滨吗?”

头盔内置了蓝牙耳机,两个人的沟通并不被机车呼啸而过的风鸣受阻。

他最为心动的目标就在眼前,只有短暂的相处怎么能够满足,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他离开。

中原中也的眸光紧盯着路况,随口回答道:“那是当然的,反正你很快就要去参加封印仪式,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等你出来以后,我们再约。”

“中也可以留下来陪我。”神山旬道出了一个中原中也从未想过的可能,“我和森医生说的话,他会同意的。”

“不要。”中原中也果断拒绝道:“都是那些臭屁咒术师在,而且我可不想看到你和太宰黏黏糊糊的样子。”

“我们早就分手了,你放心吧。”

“你总算舍得和那个叛徒分手了?”中原中也冷哼道:“要我说,你选谁不好,非得选太宰?”

“太宰也有太宰的好嘛……”神山旬见中原中也似乎根本不信,好笑道:“顺带一提,我现在是单身状态。”

“特意强调也没有用,反正你很快就会找到新对象了。”中原中也嗤笑了一声,“你敢说你现在没有下一个目标了吗?”

但凡和神山旬相处有一段时间的人,都能够了解到他的本性,他从不隐藏自己的花心、见一个爱一个的本性。

为此,神山旬每次稍微对谁感兴趣时,中原中也都拍手称快,坐等一出神山旬把太宰治甩了的好戏,等了两年,总算等到了这一天,偏偏那天他不在现场,不然还可以顺带嘲讽一波太宰治如同丧家之犬的嘴脸。

中原中也遗憾自己失去了一大乐趣。

神山旬的声音停顿了一秒,他犹豫道:“其实……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我就说。”中原中也啧了声,“你根本不可能安定下来。”

神山旬划拉出手机,伸手递到了中原中也的侧方。

“喏,给你看一眼他的照片。”

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扭过头,以他来看,神山旬能喜欢上的人相貌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对神山旬的下任对象是谁也没有兴趣,大抵也没有几次能见面的机会。

入目的是熟悉的头盔样式,和透明护目区域的钴蓝色双眸,手机开启着前置摄像头,映照着中原中也错愕的面容。

咔嚓——

神山旬按下了拍摄键,画面彻底定格。

他的声音透过蓝牙耳机,带着轻微的电流失真,“他就在我眼前。”

全包裹的头盔里无比闷热,中原中也感觉到憋闷而上升的燥热温度,神山旬似贴在他耳畔说出的温柔话语,更是绝佳的助燃剂,心跳和呼吸的频率徒然拔高,连机车表盘上攀升的数值也无法引起他的关注,不断有车辆被他超越,再远离在眼角余光的视野中。

“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

中原中也猛地拧动了油门把手,惯性拉扯着神山旬,他迅速收回手机,抓紧了中原中也。

疾驰了一段距离后,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恶狠狠地说道:“再拿我开玩笑,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他语气中微弱的不确定,像是在寒风之下飘忽不定随时熄灭的烛火。

神山旬疑惑地歪过头,想看看中原中也此时的表情,他都已经说得如此直白了,为什么他还是不相信?

他有些遗憾,接下来不管他再怎么告白,中原中也都会曲解成是为了恶作剧而整他。

只能换一个时机才能继续。

*

机车在盘山公路的顶端停下。

此时还是白天,看不到东京街道亮起的绚丽霓虹灯 ,两个人也不遗憾,这样千篇一律的景色他们也看得多了。

中原中也扣动自动贩卖机取出的咖啡罐拉环,递给神山旬。

“拿去。”

冰咖啡入手,神山旬靠坐在护栏上,抬眸看着眼前摘了头盔,橘色长发被压得乱糟糟的青年,他正烦躁地试图用手指将自己的头发理顺,不要一直乱翘着阻挡他的视线。

神山旬欣赏了一会中原中也暴躁揪头发的样子,才解围道:“我帮你理吧。”

“你会?”中原中也怀疑地看向他。

“来吧来吧。”神山旬朝他摊开手,修剪整齐的五指白皙纤长,“相信我。”

中原中也将信将疑地低下头,对上了神山旬的碧瞳,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蠢样,脸上的热度似乎又要卷土重来,他赶紧也侧坐在护栏上,背对着神山旬,刻意缓解自己的紧张感不断地灌饮料。

指缝在橘发中穿梭,细软的发丝,遇到打结成团的发丝,耐心地解开结再分开,神山旬忙活了小一会儿就将头发梳理好了。

中原中也对着机车后视镜照了照,满意地看到头发确实被理顺,再看到神山旬一头短发。

“你什么时候会这招的?”

总不能说他曾经闲着无聊尝试过将太宰的小卷毛理顺这种读不懂空气的话吧。

中也听到了八成又要炸毛。

神山旬支着下巴道:“特意学的。”

“哦……”中原中也不解风情地灌了口饮料,随意而精准地将空瓶投进了回收垃圾桶里。

“走吧,接下来想去哪里?”

“去吃饭吧?”神山旬提议着,“我知道有一家可以看到东京铁塔的瞭望餐厅。”

中原中也准备回机车前,接了一通电话。

听筒那头传来了太宰治那个讨厌嫌的家伙的声音,“中也,看到你这么悠闲有空飙车,真是太好了。”

中原中也皱着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呢。”太宰治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想说,你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再过不久,我想你应该很快就没法这么悠闲了吧?”

通话到此就戛然而止。

“我得回去了。”

挂完电话,中原中也的表情凝重,“太宰那家伙不知道做了什么,他这是刻意在向组织示威。”

神山旬听完了全程,中原中也倒是没避开他,不过事关港口黑手党的事情,他也不好插足,更不会发表意见。

中原中也咬牙道:“太宰那家伙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可恶!”

他扭头看向神山旬,“你知道太宰在哪里吗?”

神山旬微笑着,“上次还是太宰主动联系我的。”

他起身拍拍散落到身上零碎的橘发,“那等我这边结束了,我去找森医生喝茶吧?毕竟上次爽约了,想必他很不高兴。”

他想到太宰治曾对中原中也做过的恶劣事迹,太宰治要是真被找到,恐怕下次神山旬得去带着花去医院看望他了,也有可能是花圈。

这绝对是神山旬不想看到的,只好遗憾放中原中也离开。

*

搅完浑水的太宰治笑嘻嘻地挂断电话,他的手指转着一圈钥匙,悠哉地哼着歌打开了公寓的房门。

高级公寓定期都有人来打扫,里面一尘不染,室内的陈设无比冰冷却处处透露出奢靡之意。

太宰治踏入了这间他第一次来的公寓,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一点神山旬生活过的痕迹,恐怕这间公寓就是他特意准备来做其他事的。

他直截了当地进了主卧,仰头倒进柔软的大床中,发出舒服的喟叹。

“阿旬真是会享受日子。”

兜里的手机仍在嗡嗡作响,不做他想必定是中原中也打来想要问询他所在地,准备千里从东京赶回横滨追杀他的威胁来电。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当然不准备接起这通和小矮子吵架的电话。

他可不能放任那两个人在一起,要是产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中原中也,可是神山旬一直没能得到手的白月光。

偏偏当事人还毫无这份自觉。

※※※※※※※※※※※※※※※※※※※※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哒宰说钥匙他丢了,其实有好好保存啦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