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6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4445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26/我是你得不到的人

药研藤四郎如今彻底融入了神山旬家中的刀剑里,大家对他的态度意外和善,除了初次见面对他颇有敌意的鹤丸以外。

他知道真实的原因,无非是一些与争宠有关。

能得到大将的器重他很高兴,不过这样的机会他也不会因此让给其他人。

可其他的刀剑似乎就没有鹤丸那样一时无法调整过来的心态,大家最多不过是酸溜溜地感慨几句的,仍旧恪守着自己的职责。

药研在获得人身之初,能感觉到自己与神山旬紧密的联系。如同破壳出世的小鸟想要更加亲近自己唯一的亲人,想要守护对方。

他跟在长谷部的身旁,委婉地说道:“鹤丸似乎对我有一些……”

“你说鹤丸对你有敌意?”长谷部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他的情况稍微有点不一样。”

药研问道:“是因为主上的关系对吗?”

“他和主上最为亲密,”长谷部没有多想,“鹤丸和我们不太一样,他是伴随着主上从小一起长大。有点小孩子的占有欲也是正常的。”

“我们作为刀剑,并没有人类世界是非观念,我们只是主上的一把刀,而非人类世界的警察。我们是主上手中最锋利的刃,主上的意志才是我们的剑之所向。”

“切记不要胡思乱想,对主上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药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但是鹤丸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含糊地说了一个词,“鹤丸可能需要……你最近离他远点,这像是传染病一样会感染到其他人。

不过对于鹤丸来说,大概也是司空见惯了,看他现在还好好地继续生活,没主动进禁闭室就知道,这种情况他完全能把控好。可是现在三日月也来了,接下来也难说了。”

长谷部紧皱着眉,仿佛想到了到时糟糕的场面。

药研没有听清,不过光是听到这个词汇他就觉得有一种森寒的气息涌上,下意识不想过多深入了解这一切。

药研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上。

“所以我们的思想也是会反馈到大将身上吗?”

长谷部没有明说。

“你只需要握紧手中的刀,坚定自己所做的一切皆是正确就好了。”

“剩下的,等到我们出动完成任务时,你自然也会知晓。”

*

齐木楠雄发觉在神山的本家住多了,竟然能见到往常他无从发觉的景象。

这些付丧神在神山旬的面前,和神山旬不在的时候完完全全是两样。

谁能想到,他竟然能撞上一向温和待人的三日月宗近教训人的场面。

被教训的那个人偏偏还是鹤丸国永。

这是齐木楠雄意想不到的,以这样的情况来看,最迟来的三日月的地位反倒是凌驾于其他刀剑付丧神之上。

他们之前到底又是根据什么产生这样的等级制度?

绝非不可能是到神山家的先后顺序,不然的话,怎么也该是从小一起和神山旬长大的鹤丸国永优先才对。

齐木楠雄只是出来拿咖啡果冻的,可不想被这些刀子精发现,他瞬间移动回了自己的房间,打算就着咖啡果冻使用[千里眼]来看这一出戏。

三日月宗近的身后还站着其他两名付丧神,齐木楠雄记得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山姥切国广和加州清光。

两人的手覆在腰间挂着的刀柄上,警惕着鹤丸国永的一举一动。

要不是齐木楠雄相信自己的视力,不然他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不然他怎么会看到鹤丸国永那璀璨的鎏金色眸中只余一片血红。

“哎呀,吓了我一跳。”鹤丸国永笑眯眯地说道,再睁开眼时,眸中的血红早已消失不见,仿佛只是错觉,“这样的阵仗还真是少见。”

身上披着一块破旧白布的山姥切国广冷声说道:“鹤丸殿,你现在的情况需要去禁闭室。”

加州清光:“请吧。”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不用这么紧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鹤丸国永倒是完全不紧张,还有闲心安慰他们,“大家可以稍微放轻松一点,我是不会暗堕的,至少为了阿旬我是不可能轻易暗堕的。”

他回头看向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帮我把阿旬叫回来好吗?”

三日月冷言拒绝道:“现在把主上叫回来,只会刺激你的暗堕程度。”

暗堕会让刀剑失去心智和行为的控制能力,就算只是轻微的程度,随心所欲的程度也上升了。这种会干涉到神山旬生活的行为,就算是鹤丸之前也断然不会做出。

鹤丸不大高兴地鼓起脸,“见不到阿旬,我都没有什么动力了。”

加州清光吐槽道:“你分明是怕主上被人拐跑了吧?”

“你的担忧完全是毫无意义的,鹤丸殿。”

三日月宗近缓缓说道,他的眸中一片哀色。

“主上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

五条悟正在酒店监控室里面查录像。

他将咒术界提供的警视厅发放的证件,胡诌了几句场面话让这家酒店配合调查案件,就轻而易举地接管了监控室的使用权。

五条悟翘着脚,他的口中还咬着昨天买来的美味棒,指挥着安保人员调取神山旬所在房间楼层的监控。

从昨天神山旬带着前男友进门开始,房间外的走廊毫无动静。时间不断快进到今天早上,那个叫作太宰的男人,才在不久前慢悠悠地从房间离去。

他似乎早有预料监控录像会被查看,目光遥遥对准摄像头,笑容灿烂地摆摆手示意,双手插兜潇洒离去,这样的行为活脱脱的就是在向五条悟挑衅。

咔嚓——

五条悟咬碎了口中的美味棒,三两下将粗点心吞下喉咙。

“都已经是前男友了,还出来刷什么存在感。”

他在转椅上伸了一个懒腰。

“该去找不听话的小屁孩算账了。”

*

神山旬醒来的时候,他的身旁早已没了太宰治的身影。

他看着床上另一头凌乱的痕迹,确认对方是真的有在床上待过,上面甚至残留着些许有余温,说明人才刚走不久。

连句道别的机会都不给他,更像他形容的流浪猫了,只是为了一顿饱腹的饭或是一个遮风避雨的屋檐而来,当雨过天晴,就悄然无息地离开,留下一地的梅花脚印,让你不至于怀疑昨天的一切只是场梦。

不过好在说了这么多,总算把人赶跑了。

有太宰在,他接下来的计划绝对会被打乱。

他总不能指望太宰这次过来,真的就只是为了陪他睡一觉?

真要是这么单纯,神山旬会怀疑他们一起度过的两年是一场幻觉。

他本想睡个回笼觉,五条悟已经在外狂按门铃了。

神山旬决定今天就要换一间房间,省得五条悟天天过来骚扰他。

不过这也不出他的预料,昨天连道别的话都没有说,今天必然要引起强烈的反弹。昨天他的表现有多冷漠,今天的五条悟就要有多积极主动。

“哟~早上好。”

明明只来过一次,五条悟就熟门熟路地进门找沙发落座。他瞥了眼套间内卧室的方向,凌乱的床单,没有看到可疑的纸团,垃圾桶也没有。

五条悟状似无意地问道:“所以昨天的那个人也是你的前男友吗?”

就算早先在齐木楠雄那边得到了确认,五条悟还是不死心想从神山旬的口中知道答案。

“是前男友。”

神山旬没精打采地垂着眼,五条悟在他眼前摆了摆手,也没从他身上看到什么碍眼的痕迹,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是刚睡醒吗?怎么又这么困?”

神山旬打了个哈欠,走进了盥洗室,“好像总是睡不够。”

五条悟在后头追问道:“你们现在是复合了吗?”

神山旬挤好了牙膏,“没复合,我们都没有复合的想法。”

“真是混乱的男男关系。”五条悟双手环在胸前,一脸恨铁不成钢,“真想代替神山叔叔教育一下你。”

神山旬木然地刷着牙,完全不理会五条悟在后头的碎碎念。

“不过我也是相当开明的长辈,和那些老橘子完全不一样……”

自己随随便便就开始自说自话,自诩长辈起来了。

五条悟鬼祟地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团,上面色彩的饱和度高到成为了这间房内根本难以无视的存在。

他小心翼翼地将纸团摊平,这是一张广告的宣传单。

五条悟展开宣传单,摆到了神山旬的眼底,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关系太混乱可是有很多隐患,作为长辈的我也没有什么能教导你的,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神山旬瞥了一眼宣传单,上面加粗加大的红色字体——XX男科欢迎您的光临!

诊疗范围:xing病、梅du、包pi包jing、早xie、阳wei……

神山旬:???

神山旬差点把漱口水吞下去了!

他现在急需氧气罩!

被呛到的神山旬艰难地捂着心口,“咳咳咳……我每年都有做全身检查。”

五条悟语重心长道:“谁知道你的前男友有没有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染上什么病,再传染给你。”

顺便不动声色地内涵了一把前男友的私生活混乱。

神山旬冷静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他看着镜子里险些表情管理失败的自己,还有后面笑得一脸无害的五条悟。

神山旬转过头去,“悟哥哥,你好像对这些很懂嘛?”

只有用讥诮的口吻,神山旬才会让五条悟如愿地称呼他为哥哥。

神山旬看了一眼宣传单,简直不忍再看第二眼!

上面大大的‘阳痿’几乎要刺瞎他的双眼。

神山旬恍然大悟道:“你该不会是阳痿吧?”

五条悟完全不为所动,他将手中的宣传单抖得哗哗作响。

“小屁孩,想用这招激我是没用的。”

他的目光意味深长地扫过神山旬的下半身。

“别想了,我是你得不到的人。”

神山旬:……

神山旬开始怀疑自己的雷达出了问题,他现在无法确认五条悟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了。

察觉到他的注视,白发咒术师还在兴致.勃.勃地拿着宣传单讲解着,对神山旬看向他的目光有多么复杂一无所知。

还是说,这个憨批钢筋直男到现在都没发现他其实早就弯成蚊香了这件事?

※※※※※※※※※※※※※※※※※※※※

阿旬的情商还是可以的,早就知道5t5喜欢他

他就不说,就是玩儿

但是5t5自己不知道!

*

看到评论说阿旬是慈善的菩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倒是真的。

怎么说呢,他一个只有脸和钱的大少爷,唯一的优点就是‘热于助人’(呸)

可恶啊!大少爷连善良的优点都没有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知道,他没有心没有心没有心!!!

没有心就不会被伤到(笑)

上本虐受虐的我心肝脾肺疼,这本我要让阿旬爽到炸

(小声)最多最多虐攻

*

到目前为止,阿旬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包括哒宰

他没有带过任何一个人回家(齐神不算)

所以带栗子回家,鹤丸才会那么惊慌

*

和哒宰的相处模式让他觉得舒服,一旦感觉到不舒服,他就选择分手了

哒宰从阿旬那里拿走的东西,是阿旬主动提供的,对他而言这些都是小事

只有处理森先生和哒宰的关系让阿旬觉得头痛(后面会详说,还没到哒宰主场)

*

他对任何一支股的好,都是别有所图

我想看到为了某种利益在一起,误打误撞爱上对方,结果发觉阿旬对他这么好,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对每个目标都这么好(中央空调在线暖人)

有些内容涉及到剧透就不细说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