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8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217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28/真香定律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污浊残秽,尽数祓除。”*

黑灰色的污浊从天际线落下,将整座宅邸包围,神山旬坐在廊下,眺望着浑浊一片的天幕。

“布好[帐]了,这是个单向只有咒灵通行的帐,接下来一个月我们哪里都别想去了。”

五条悟确认好[帐]的根基,嘱托式[帐]也设置完毕,悠悠然地晃了回来。

“希望这次能多来点大家伙。毕竟东京地区的咒灵袭击率降低可就全靠你了。”

“没用的。”神山旬说道:“就算我能吸引再多的咒灵,还会有更多的咒灵诞生。什么时候咒灵能够全部消失我才能真的安心了。”

五条悟的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真有那种情况,只有几种可能:一、全人类都是术师;二、非术师的人类全部消失;三、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没有负面情绪的乌托邦。”

“不管是哪种结果都很无趣。”

“这样不好吧?”五条悟盘腿在神山旬的身旁坐下,“杰那家伙可是为了这个正在努力奋斗中,你却说很无趣,让他听到的话可是会伤心的。”

神山旬无言地看了五条悟一眼,幽幽地叹气道:“真是想不明白啊……”

“我也想不明白。”五条悟砸吧着嘴,“当年你为什么没有和杰一起走?他的术式和你的体质不是绝配吗?当年你和他的关系也比我要好得多。”

“你在开玩笑吧?”神山旬看傻子地看他,“你要我放弃我现在外加未来的全部财产,就为了和夏油哥哥私奔?你这是等着看我被我老爹打断腿的好戏吧?”

“你小子看得还真是现实。”

“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散沙。*”神山旬懒洋洋地说道:“我觉得保持现状就很好了,不想刻意去追求什么新鲜的刺激。”

“嘴上是这么说。”五条悟目光隐晦地打量着神山旬平静的侧脸,“其实你们两个人私底下还是有联系吧?”

神山旬没有半点犹豫地承认了,“你也说了,他的术式和我的体质很相配。等到你们咒术界的高层哪天觉得我是个人间祸害准备对我执行死刑前,我还能投奔他,让他帮我。”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神山旬歪头对他微笑着,展现着自己的无害,“我一个普通人还是会害怕的。”

“哼,普通人。”五条悟嗤笑着,他指着钻进帐中的一只咒灵,“没有普通人会这样。”

“等我找到那个敢对我下[诅咒]的人,我就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了。”

两个人丝毫不感到慌乱,等到咒灵靠近到一定距离时,五条悟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弹指间,咒灵畸形扭曲的身躯化为了一团飞灰。

“关于你的[诅咒],我稍微有一点怀疑是[天与咒缚]的可能性。”

五条悟竖起一根手指,他打量着神山旬身体。

“毕竟你的肉.体强度还是很可观的嘛,之前看你躲咒灵的动作,完全不像是普通人。如果拥有咒力的话,恐怕会是一名相当出色的术师。”

“那么请问,我被束缚在这吸引咒灵的体质中,换取到了什么?”神山旬好笑道:“换取到这一身根本无法和咒灵对抗的身体?”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五条悟摸着下巴道:“毕竟置换来的效果因人而异,我见过一个[天与咒缚]的人……”

他砸吧了一下口中的棒棒糖,看上去被酸到了般,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总之就是强到离谱。”

“多加锻炼,说不定很快就能赶上他了。”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畅想着,“你想想你要是拥有自保了能力以后,我们说不定就能一起借着出任务的名头一起出去玩,反正以你的体质,任务什么的肯定三两下就能解决了。”

“免了。”

神山旬抽抽嘴角,先不说他为什么想不开放着大少爷不做改行去做咒术师,再者,他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和五条悟做搭档的。

“我现在拿起咒具,都怕咒具又变成一个人。”

见过药研藤四郎的五条悟十分费解,“好好的一把特级咒具为什么在你的手中会变成一个人?”

神山旬:“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想明白。”

五条悟问道:“你用他祓除过咒灵吗?”

“怎么可能。”神山旬白了他一眼,“看药研的样子还是个小孩子,我不会让他做这么危险的事。”

“我发现了,你还是真是宠小孩子。”五条悟说道:“他只是外貌像个小孩子罢了,真正的他都不知道活了多久。”

神山旬:“那也是小孩子,他才刚从短刀变成人形,要是不熟悉人形身体受伤了怎么办?人类的话我知道怎么治疗,但是他可是一把刀。”

“这么说来,这把特级咒具之前可是在我的手中的,现在又由我转送给你。”五条悟朝神山旬挤挤眼,“你说他算不算我们两个的那啥结晶?”

神山旬:……

真要算的话,那岂不是他和【齐木】的那啥结晶。

神山旬面不改色地站起身,“我得去把密室收拾出来,不然今晚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啊——?”五条悟疑惑道:“不用去密室哦~”

“什么?”

“密室是那群无能的咒术师为了能让自己有片刻休息时间才制造出来的。”五条悟将棒棒糖塞回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跟我在一块的话,根本不需要密室这种东西。”

他嚣张地竖起一根手指,“咒灵要是能靠近你一米范围内,算我输。”

“哦?”神山旬饶有兴致地笑道:“那赌注是什么?”

“你想要什么?”

神山旬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他要是将五条悟推得越远,那么这个人反倒会地贴得更紧。

“那就麻烦你不要再缠着我,让我叫你‘哥哥’了吧?”神山旬特意说了个无关轻重的赌注,在五条悟的心里下达了无形的暗示,“我只想叫一个人哥哥。”

“杰要是知道,估计要感动哭了。”五条悟举起了手,“那与之相反,如果我赢了,你就得叫我‘悟、哥、哥’。”

神山旬垂下眸,指尖蜻蜓点水般触上男人的掌心。

“成交。”

“不过在此之前——”五条悟突然严肃着一张脸说道:“阿旬,你有想过今晚的晚饭怎么办吗?”

神山旬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往常这间大宅都会被咒术师们挤得满满当当,自然少不了擅长料理的咒术师来解决一下工作人员的温饱问题。

而现在,整间大宅里,只有他和五条悟两个人。

他们两个不管怎么看,好像都和下厨这一词搭不上边。

神山旬:“简单的泡面之类的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五条悟伸了个懒腰,“到时候饿肚子可别哭着找我要吃的啊小屁孩。”

神山旬:???

神山旬:“你不准备做饭给我吃吗?”

“凭什么?”五条悟懒懒散散地站起身,“凭你不叫我哥哥,还是约会约到一半跑去找前男友,每天还给我添堵的行为吗?”

神山旬一时竟无言以对。

五条悟总算抓到了神山旬的弱点了,无比嘚瑟,“不知道厨房的杯面够不够你吃一个月。”

两人站在食材储藏室的门口,望着里面一眼都快看不到头的食品架,觉得自己的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负责这间宅邸的仆人准备周全,仅仅只是一个月的食材存储量是完全不能满足的。

“这就是末世来临了,我们也能吃十年吧?”

五条悟翻看着架子上摆放的罐头,“看来接下来一个月,你都要吃这些速食食品了。”

他挑衅地给神山旬递了个眼神,“现在求我还来得及,只需要一声‘悟哥哥’,我就勉为其难给你煮一顿饭。”

神山旬:……

我神山旬,今天就是饿死!死外面!也绝对不吃你五条悟一口饭!!!

※※※※※※※※※※※※※※※※※※※※

我码字前:5t5今天给我必撩到阿旬!

码完字:我的键盘为什么自己动了?

(含泪)五条老师球球你不要反向冲刺了

两个人独处!一个月!多好的机会啊!你看看你在干什么

我给你专场不是让你霍霍你媳妇的

媳妇要是和杰哥跑了我看你哭不哭

论药研到底是阿旬和谁的爱情结晶(沉思)

阿旬其实很强的!真的!但是那么多人排队帮他打架,他为什么要自己上呢?

文中带*号是引用部分

其中一句是小时代里的顾里名言哈哈哈哈哈哈哈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