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3829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 03

“在我离开横滨前,要打个分手炮吗?”

这句话宛若一道惊雷,直接把其他偷听的客人都劈傻了。唯有卡座上的织田作之助和齐木楠雄还能保持着淡然的神情,仿佛听到的不过是一句‘今天天气真好’。

“好啊。”

太宰治支着下巴,眯着眼笑了起来,像是一只吃饱喝足后懒洋洋的黑猫。他的回复正如他答应分手一般利落爽快。

两个人一拍即合。

神山旬来劲了,他利索地起身,可见他有多迫不及待,“那我们快走吧。”

齐木楠雄利落地买了单,顺便把太宰治赊账的账单也一并付清,没有人可以质疑他作为助理的专业水准。

“等一下,太宰。”织田作之助叫住了太宰治。

“嗯?”

男人回过头去,就连神山旬也转了过来。

红发男人严肃地说道:“你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办?”

重点是这个吗?

齐木楠雄也豁出去了,试图阻拦,[神山先生让你回本家。]

太宰治理所当然道:“翘掉不就好了。”

神山旬奇怪道:“明天再回去不就好了?”

两个人的回答惊人的一致,就连回头的动作也是一模一样。

这种时候不需要你们有这么好的默契!

更尴尬的是,齐木楠雄发现这两个人的手是牵在一起的。说是牵在一起也不太准确,神山旬的小指虚虚地勾着太宰治的指节,像是怕走失的小孩必须要找个依靠,却也证实了他们关系比想象中还要亲密的事实。

这两个人上一秒刚分完手,现在手牵手直奔酒店……

槽多无口。

他需要速效救心丸,齐木楠雄想。

*

酒店套房内

神山旬一边解着自己的扣子,手指不安分地拨弄着太宰治胸前的波洛领带。

他的手顺着衣摆钻入了内里,指腹感受着手下这具身躯蕴含着蓬勃热意,确认对方在这一个月内身材没有走样。

神山旬从之前就知道太宰治虽然高而瘦,但藏在衣服底下的身材是真的没话说,不然他也不至于能和他交往两年都不腻。

“今天的阿旬好心急。”

“一个月……”念着这个时间长度,神山旬格外怨念,“我忍了一个月,一直等你来找我。”

“真的吗?”太宰治犹带怀疑,按住了神山旬想要解他衣扣的手,义正言辞道:“我不信阿旬你没找别人。”

神山旬:你要怎样?

“你随便查……”

神山旬直接把手机都掏出来自证清白,本以为太宰治散漫的个性是不会查。没料到,男人从善如流地接过了手机,手机的指纹早就录入了他的,轻轻一触就打开了。

男人的鸢眸映照着亮起的手机屏幕,他漫不经心地点击着屏幕上的app图标,似乎真打算挨个查过去。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抚弄着神山旬的后背,仿佛安抚一只焦躁不安的大猫。

神山旬趴在太宰治的腿上,男人纤长的指节从脖颈顺着脊柱的线条向下轻抚着,隔着衣服布料,轻微的摩擦声都像是神山旬不安的骚动。

他抬头注视着太宰治的侧脸,男人的嘴角噙着这一抹细微的笑意,好像找到了新的乐子,没打算理会他。

看着太宰治根本不为所动,真就正儿八经地打算将每一个联系人的来往消息都查询过去。

就这样放着他不管,在这里查手机?

神山旬不满地揪着太宰治手腕上缠绕着的绷带,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我人在这里。”

“我知道。”太宰治颇为无辜地举起手机,“阿旬你不是让我查手机吗?我可是在很认真地检查。”

“手机可以等一下再查。”

神山旬按住了手机,指腹按下侧边的熄屏键。他攀着太宰治,轻咬着男人的耳廓,可怜兮兮地诉苦道:“我对太宰来说难道没有一点吸引力了吗?”

等结束后就不用查了,他坏心眼地想着。

“不行。”太宰治轻巧地夺回了手机的控制权,重新解锁,“我得看看阿旬是不是真的听话。”

神山旬:……

箭在弦上了,你搁这玩放置play?

你也太狗了吧?

神山旬不干了,他直接跨坐在男人的腿上,双臂揽住他的脖颈,湿润的触感伴随着轻微的刺痛在喉结上不断游走。

他的声音含糊,猩红的舌尖若隐若现,他的碧眸比顶级的翡翠还要透亮。

“没有问题的话,太宰是不是该奖励我?”

……

神山旬在酒店的大床醒来,躺在他身边的人早已起身,坐在床边正在系衬衫扣子。

“吵醒你了?”

太宰治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微哑,他穿上了马甲,准备离开。

神山旬转了个方向,望着青年的后背,抱怨道:“每次都偷偷摸摸得像是个小偷。”

“没办法,我现在可是有工作的人,不早点去可是会被侦探社的前辈抱怨的。”

他俯身帮神山旬拢了拢被子,青年趴在纯白色的床褥中,伸出光.裸的手臂想要去够床头柜上的香烟,够了半天够不着,只好指挥人,“太宰帮我拿一下。”

太宰治替他取了烟连带着打火机一起。

神山旬为自己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他不安分地贴在男人的后背上,缓缓吐出烟圈,看着灰白的烟雾将男人的耳廓包裹,他凑过去轻声问道:“以后还约吗?”

他的手暧昧地抚过太宰治的脖子和衬衫领子的那条边界线,“就像这样偷偷摸摸的也没关系。”

太宰治随手将烟盒丢回床头柜,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么舍不得我,为什么非要分手?”

神山旬平淡地说道:“没办法,谁让我的价值被太宰你利用完了。”

灰白的烟雾在房间升腾,上升到新风系统的排气口被卷走,再无痕迹。

“太宰不需要我了。”

房间短暂地噤默了一秒钟,还是神山旬自己率先忍不住笑出了声,身体的轻微颤动感染到了男人。

“我这么说太宰会愧疚点,答应以后和我继续来往吗?”神山旬狡黠地吐吐舌,“新工作要加油,之前公寓的钥匙你有,那是给流浪猫备着的临时窝。”

太宰治背对着神山旬,说道:“钥匙我早就丢了。”

饶是这样看似绝情的话语,神山旬也并无其他反应,只是遗憾道:“那以后不是只能约在酒店里了?”

太宰治没有回头,挥挥手,看上去十分轻快。

“拜啦~阿旬。”

酒店的房门合上。

神山旬不声不响地抽完了一根烟,掐着点似的,下一秒门铃声响起,齐木楠雄站在酒店走廊按响了门铃,他错开了太宰治离开的时间。

齐木楠雄望着太宰治消失在酒店走廊的背影,他无法探测到太宰治的内心,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被突然用莫名其妙的理由分手会促使他想要毁灭一切吗?

他曾跟踪过太宰治,这位前任港口Mafia干部对人的视线关注敏锐,就算是[透明化]也难躲太宰治的注意。使用机械设备,对方也只会被摄像头拍到衣角,连张侧脸都没有。使用窃听设备,不是遭到拆除,就是刻意透露一些无关紧要或是错误情报。

就算隔着百米的距离观测,他似乎也有所察觉,根本无从下手。

房门打开,穿着睡袍的神山旬开了门,齐木楠雄收回心神。

[车已经备好。]

“知道了,我换身衣服就走。”

神山旬转身脱了睡袍换衣服,他倒是不顾忌,毕竟以齐木楠雄[透视]的能力,只要出现在对方的视线里,他估计都是裸着的,还计较什么。

齐木楠雄看到神山旬的后背上,有一道如水墨毛笔留下梵文刺青顺着脊柱的位置一路往下,隐没在裤子的边缘,原本深如黑墨的色彩正在逐渐淡去。

齐木楠雄一板一眼地再次提醒道:[神山先生让你回本家。]

他称呼神山旬为神山,神山旬的父亲神山伸一为神山先生。虽说是神山旬聘用了他,实则发工资的人还是神山伸一,齐木楠雄也是正式在神山集团任职,录入在神山集团的员工名册上。

坐回轿车内,神山旬忽然感慨道:“其实我不太擅长应付太宰。”

“虽然他什么也不管我,更不会查岗,距离把控得也很好,在床上也很合拍……”

[我不想听你们在床上发生了什么。]

齐木楠雄觉得他的眼睛和耳朵都脏了。

神山旬气鼓鼓地表示,“果然还是一个月没来找我的事情让我觉得很生气,不可原谅。”

这么草率又无理取闹的分手理由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说到底根本就是你腻味了吧?

齐木楠雄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观测太宰治一阵子,顺便公费出差不用应付神山旬,提议道:[需要我调查太宰那一个月的行踪吗?]

“不……不用了。”

神山旬的话语犹豫,他将口袋里手机随手丢到一旁,掏出了自己最常用的那部,上面一长串的消息列表接连不断地冒出新的未读消息数目,唯有置顶的消息依旧没亮起。

这样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齐木楠雄的眼睛,他算是明白神山旬为什么要在另一部手机上复制一个与大号一模一样的社交小号,就连聊天记录也伪造得好好的,就是为了防止被查手机。

“都已经分手了,再知道还有什么意思,反正又不可能复合。”

神山旬将太宰治的置顶取消,手指滑动,在联系人中找寻着新猎物。

“我这人……可不喜欢吃回头草。”

※※※※※※※※※※※※※※※※※※※※

晚上12点有加更

下调了尺度,嗯……这才是免费就可以看的内容

我好像得了第三章不doi就会死的病(捂心口)

太宰:男朋友躺在旁边,我就不进去,哎~就是玩儿~

阿旬:我不喜欢吃回头草。

作者:我记住这句话了。

*

叮叮叮——突击检查神山旬的口袋

里面有两部一模一样的手机,号码只差一位数,设置了呼叫转移。

就连壁纸和软件也一模一样,所有社交软件的小号完美复制了大号信息,联系人只有下属和朋友,没有鱼儿。

你猜太宰他知不知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