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4785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04

轿车驶离了繁华热闹的街区,朝着神山家族位于东京深山的本家一路驶去。神山家族的本家占据了一整座山,从山脚到山顶都修缮了一整条完整的柏油路。

齐木楠雄也很少来这里,这里可以说是本家,神山家族这一脉只有神山伸一和神山旬两个人,他们都不住在本宅里。

只有在有事的时候才会回本家会面,这两人的亲情关系也被八卦揣测不合,时常传出神山伸一准备取消神山旬的继承权之类的小道消息。实际上的内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主上,您总算回来了!”

下了车,穿着运动服的棕发青年大步向前,打算迎接神山旬,但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道白影直接扑到了神山旬的身上,热情地揽过他的肩膀。

“阿旬,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你们走开!我都看不到主上了。”

……

诸如此类的声音接连不休。

眼看着一群人将神山旬包围,完全没有正常主仆之间充斥着冰冷疏远的距离,看上去亲亲热热好似一家人。当然,其中也有神山旬格外纵容的缘故。

要不是事先知道神山家族只剩下两个人了,外人都要被蒙骗过去。

再一扫他们的面容,结合神山旬的喜好,齐木楠雄完全了解这是为什么了。

你们神山家招仆人是看脸的?

非要说的话,这里完全可以说是神山旬的后宫也不为过,他竟然还不爱回本家,这就是所谓的家花不如外面的野花香?

还有一件事——

不管齐木楠雄看到多少次都觉得十分惊悚,为什么这些看上去个个貌美异常的男人,用[透视]穿透过他们外表之下,内里竟然是一把把种类不一的刀?!

神山旬知道他家的仆人其实都是刀吗?

因为是刀子精反而读取不到内心了。

齐木楠雄真想让他的超能力清醒一点,这群刀子精都能长脚可以跑了!为什么不能读取到他们的内心啊?!

其中一袭白衣,名为鹤丸国永的白发青年从头到尾都粘着神山旬不放,死守着神山旬身边的位置,没让其他刀子精占据。

他扯着神山旬的手臂,兴奋地宣布道:“阿旬,家里来了个新人。”

“谁?”神山旬不以为然,他的视线扫过家中的熟面孔,找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陌生面孔。

“是新请来的剑道老师。”

从人群之中,蓝发的俊雅男人近身上前走来,他的双眸中似盛着一弯弦月,声音柔和,“三日月宗近,以后请多指教。”

神山旬被美颜暴击,愣住了一秒,他扭过头去,“这是谁请来的?”

鹤丸像是踊跃发言的小孩,举起手来,“当然是我啦~我看到他迷路在街上,腰间还挂着一把刀,聊了几句后发现他是教剑道的……家里不是正好缺一名剑道老师,我就把他请回来了。”

“你可真是我的好鹤丸。”神山旬和鹤丸咬耳朵,“把这么好看的剑道老师摆在家里,是想我多回家看看吗?”

鹤丸无辜地眨眨他漂亮的鎏金色眼,“随便阿旬你怎么想。”

“和鹤丸一样叫我阿旬就可以了。”神山旬转头对三日月宗近说道:“其他由长谷部带你熟悉,我经常不在家,你保持待机就好了。”

一般他对其他人没有这么好的耐心,可三日月宗近实在是太过于貌美了,不禁让人怀疑他的剑道水平是否能与之匹配,不过就算是家里摆了个好看昂贵的花瓶,神山旬也乐意。

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偶尔吃一吃也是可以的。

齐木楠雄麻木了。

好家伙,这又是一把刀。

你这是刀子精给另一把刀子精开门,刀子精到家了。

压切长谷部在神山旬一向是稳重可靠的形象,他轻咳了一声,恭敬地询问道:“主上,您这次长住在横滨,请问是否需要一位近侍贴身陪同?”

“让我去!我好久没做阿旬的近侍了。”鹤丸在长谷部的瞪视下,疯狂暗示道:“横滨的宅子有道场吗?带上三日月一起去吧。”

神山旬想起了自己还有正事,遗憾地看了一眼三日月宗近。他找到了躲在最后,试图逃过一劫的齐木楠雄。

“暂时不用,接下来我还会住在东京一阵子,等事情结束后再去横滨,到时候再挑选近侍。这段时间楠雄会照顾好我的。”

齐木楠雄无视了一众刀子精的眼刀子,做神山旬的助理要是没有这点承受能力,上一任助理早就在他接任前就哭着请罪辞职了。

这就是他不常来本家的原因,看一群刀子精为神山旬争风吃醋,外头还有无数要替神山旬收拾的情债烂摊子。

如果说世界毁灭这群刀子精没有掺一脚……

呵呵,他不信。

世界什么时候毁灭?

赶紧的。

*

神山旬踏入了书房,他的父亲神山伸一正老神在在地翻阅着报纸。

神山伸一是个堪堪迈入中年边界的男性,身材保持得很好,人到中年依旧没有走样,黑发黑眸,金发碧眸的神山旬与他没有一点相似之处。神山旬猜测他大概是遗传他的母亲。

就是这一点,也常常被揣测其实他根本不是神山伸一亲生的。

齐木楠雄就站在书房外等候待命。本就是商谈要事的场所,当书房厚重的大门合上后,一点声响也无法传出。

不过这对齐木楠雄来说就像一张白纸,根本什么都挡不住。正待他使用[千里眼]窥探书房内的情况时,走廊那头鬼鬼祟祟地走来了一道白影,撞了个正着的两人面面相觑。

鹤丸国永坦坦荡荡地说道:“哟~没想到你也在这。”

齐木楠雄盯着白发青年,鹤丸国永是本家里最闹腾的一个,他总觉得对方满肚子坏水。他对本家里这些莫名其妙扎堆出现的刀子精始终抱有几分警惕,他们对神山旬照顾有加,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行为,除了不断把更多刀子精领回家以外。

他们靠美色把神山旬迷得七荤八素,让这个本家变得更加赏心悦目。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

鹤丸国永还不忘朝身后招呼道:“三日月殿,你快过来。”

在走廊的拐角,一抹绀蓝的身影慢吞吞地走来,看到站在门外的齐木楠雄,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是新上任的剑道老师,三日月宗近。

“快点啦~”鹤丸扯着三日月,完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我好不容易才躲过长谷部带你来到这里。阿旬和神山先生有重要的事情要谈,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齐木楠雄默默的退了一步,反正也不用这么近。至于刀子精的听力到底好不好这个问题,他也无从得知。

他是为了拯救世界才来偷听的,和你们这群刀子精完全不一样。

不过他敏锐地注意到,鹤丸话中的‘日子’指的到底是什么?

正巧书房内的神山伸一也提及了这件事。

“……接下来一阵子不要乱跑,距离那个日子的已经很接近了。”

“我会提早过去准备的。”神山旬点点头,“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今年我联系过了,咒术高专那边会准时派遣咒术师来完成仪式。”

咒术师还有仪式?

齐木楠雄心下存疑,他对这之类的事情不甚了解,刚上任一年,这显然不是什么可以写在资料档案里的事情。

而神山家族人丁稀少,却拥有源源不断的财富的原因与这个有关系吗?

不容齐木楠雄多想,只听书房里头的神山旬毫无敬意地打了哈欠,“随便谁吧,让他们别带三流的二级咒术师来了,被吃掉了我可不负责。”

“每年都要给这群人不少钱,能办事的倒是一个都没有。”

神山旬喜欢花钱,但不喜欢将钱浪费在毫无价值的废物身上。

“真以为这是和教学观摩、修学旅行一样的等级吗?也只有之前那两个人算得上有点本事的。”

“那是有本事吗?”神山伸一拍了神山旬脑壳一巴掌,“那是五条家的下任继承人,你要是有他一半成器我也就安心了。”

“哈?”神山旬不屑地撇撇嘴,“我怎么不觉得他成器,他分明跟我一样。”

“我也不指望你成器。你什么时候能带一个对象回来,我也就心满意足了。”神山伸一幽幽地长叹道:“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你。”

神山旬抽抽嘴角,“我有很多对象……”

神山伸一将报纸抖得哗哗作响,“我说的是那种对象吗?前阵子看到铃木家大女儿订婚,我也想见见我的儿媳妇了。”

一直装傻充楞的神山旬低声说道:“儿媳妇又不是你想要,马上就有的。”

神山伸一笑容和蔼,“我记得你和铃木家的二女儿走得很近,你不喜欢她?”

神山旬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和园子只是朋友。”

只要是女的,他都不喜欢!

……

书房外的鹤丸国永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三日月,“听到了吗,三日月殿。阿旬他要找新对象了。”

三日月宗近苦笑着,“那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吧?”

“怎么会没有关系,你可以做阿旬的对象。”鹤丸出着馊主意,“阿旬看你的那个眼神,我敢打包票,他百分百很喜欢你!”

你们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在他面前商议要怎么勾引神山旬?

齐木楠雄怀疑他的耳朵出问题了。

勾引神山旬?

对神山旬这种人还用得着勾引?

你勾勾手指头,神山旬就屁颠屁颠地来了。

“鹤丸——”

压切长谷部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专注偷听的鹤丸吓得打了个激灵,尴尬地转过身,“好巧啊……长谷部你也来这里偷听?”

“偷听个鬼!你今天的工作一件都没有完成,就在这里偷听主上的事务。”长谷部正要去抓鹤丸,白发青年狡猾地躲到了齐木楠雄的身后。

鹤丸国永义正言辞道:“这可是事关阿旬未来幸福生活的事情,我作为阿旬最亲近的人,怎么也得好好得替阿旬谋划一番。”

长谷部的表情逐渐狰狞,碍于书房内的两人,他压低了声音咆哮道:“我看你去三途川那边才是为主上分忧解愁!”

书房内的战况也逐渐激烈起来——

“不用说了。”神山伸一睨了他一眼,“平时看你小子在外面玩得挺花的,结果到现在一个正儿八经的对象都没有带回来过,真是不中用!”

“总之等这件事结束后,我要你带个对象回家。”

“深山老林的我去哪里捞一个对象啊?!”

“我看咒术师里面就有很多不错的小姑娘,你到时候去接触接触,找个咒术师也方便。”

神山旬吐槽道:“相亲都比这个来得靠谱,做咒术师一行的都命短,做我们家儿媳妇的命更短,老爹你还是别想了。”

神山伸一看着不成器的儿子,终于怒了。

“臭小子,我说一句你能顶我十句,找不到对象带回来,你也别回来了!我要把你的卡冻结了!”

神山旬被他爹轰出了书房,他狼狈地摸摸后脑勺,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四人,惊奇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四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说话。

还是长谷部最快恢复了往常的状态,走上前,“主上,晚餐厨房已经在准备了,需要先进行下午茶吗?”

“不了。”神山旬心酸地抹了一把脸,“长谷部你帮我收拾一下行李吧,我今晚就走。”

神山旬萎了,他连家里新上任的美貌剑道老师都不想看了,只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神山旬,今年20岁,性别男,爱好男,还没来得及和他老爹出柜,就遭遇了他此生中最大的危机——

来自他老爹的催婚。

不带一个正儿八经的对象回家,他就要被赶出家门的那种。

神山旬准备打包自己的行李,然后自觉滚出家门,找个愿意收留他的狐朋狗友苟到他爹回心转意。

再见了老爹,我今晚就要远航。

※※※※※※※※※※※※※※※※※※※※

齐神:毁灭吧,赶紧的

神山旬:老爹,你不是让我找一个咒术师当对象吗?给你找着了,是个人民教师,姓五条……

他爹:给我滚——!

神山集团股东大会

感谢在2021-04-15 18:18:27~2021-04-17 23:2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人间失智、SS!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间失智 2个;夜窠玦、小鱼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个帅哥 10瓶;曦、27的小娇攻~ 5瓶;迪吖、HYCT 3瓶;大祭司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