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7
书名:甩了五条猫和哒宰以后 作者:纪橘 本章字数:5906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9:03:42

Chapter07

“杰!你一定要看看我拍到了什么——!那小屁孩都气到炸毛了!”

五条悟风风火火地赶来,炫耀地高举着手机,像是捧着什么珍宝。

夏油杰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对方又遭受了神山旬多少次的白眼,无奈地问道:“你又对他做了什么?”

五条悟将手机的视频重新播放。

画面里的神山旬正用细小到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

“……悟哥哥。”

画面外的五条悟用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说道:“没吃饱饭吗?喊大声点。”

神山旬的表情一阵扭曲,看上去想甩手不干了,五条悟接着说道:“不说的话……录音我就发出去了哦~”

看完神山旬忍辱负重一连叫了好几次‘悟哥哥’这个让人恶心到不行的称呼,夏油杰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夏油杰问道:“录音是什么?”

提起这个,五条悟更加神采飞扬了,献宝地将录音给他播放了一遍。

听完录音的夏油杰:……

“怎么样?怎么样?”五条悟的眼睛被墨镜挡住,但夏油杰完全能想象到墨镜后他兴奋到发亮的双眼了,“那个臭小鬼完全向我低头了。”

“……我记得你不是过去找他道歉的吗?”夏油杰艰难地说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道歉?”五条悟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根牙签,装酷地叼在嘴里,“我的字典里面没有道歉这个词,我就是过去捉弄他的。”

“……你这样挺好的,继续保持。”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的肩,语重心长道:“照这架势,任务结束后,阿旬大概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

五条悟摸了摸身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我们又不是什么朋友,之后为什么还要见面?就算要见面,也是明年这个时候,他哭着求我保护他。”

夏油杰被这样幼稚的发言气到好笑地问道:“为什么悟你这么看不惯阿旬?”

五条悟嘴里叼着牙签,含含糊糊地说道:“我就是单纯看那个没礼貌的小鬼头不爽。”

“悟,你自己不是也……”夏油杰笑了一声,“挺没礼貌的。”

“啊?”五条悟一愣,牙签都掉到了地上,“你拿我和那个没大没小的小鬼比?”

他臭着一张脸,“还有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个小鬼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夏油杰思索着,“大概是因为我每天都给他送饭的缘故吧,还是会聊上几句,关系自然就好起来了。”

“你是不是傻了,杰?”五条悟不争气地戳了戳夏油杰,“那小子是想泡你——!”

“我知道。”夏油杰撇开他的手,“他不是有男朋友吗?这只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不会表达对人亲近的意思而已。”

五条悟咋咋呼呼的,“那小子花心得要死!说不定是想脚踏两条船,你不要被他骗了!绝对不能让他成功,杰,你一定要誓死守护住你自己的贞操!”

“你要是扛不住了和我说,我替你顶上,打消那小鬼的念头。”

夏油杰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要骂人的话最终出于礼仪没有说出口,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

“你就接着作死吧。”

*

五条悟住在神山家为[封印]而准备的宅邸已经有一阵子了,他现在早就习以为常看到外头并非属于苍天的蓝色。苍穹之下垂落的黑泥般的[帐]将整座山都包围了起来。

在这期间,有数不清的咒灵循着香味钻入[帐]中,被咒术师们联合剿灭。这里成为了咒术师的训练场,为了让大家有更好的方法应对咒灵。

咒术师们分工配合,岗位合理分布,虽说也有遭遇不小的危险,但都化险为夷了。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些老头子没把那个小鬼处以死刑的原因吧。”

五条悟大摇大摆地踏在边廊上,相较于其他心惊胆战到觉都睡不好的咒术师,他真像是来这里度假的。

“这么好的训练场地,每年定时开放一次,难度等级还是循环渐进提升的。等到[封印]结束不知道要培养出多少咒术界未来的人才,他们怎么舍得杀掉那个小鬼。”

他嘀嘀咕咕着,“这么说来,这个小鬼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嘛。”

五条悟现在已经习惯每天钻空子去找神山旬的茬,看到对方在好不容易的放风时间被他气到宁可不出来,连男友的电话都不打了。

会温声细语安慰男友的小屁孩。

呵,真想告诉他的男友他的真实面目。

最近情况不同了,越是接近[封印]被完全解开的日子,等级低的咒术师都撤离走了。还是学生的只剩下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些咒灵逐渐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一开始它们只是频频在宅邸的四周游荡,现在已经开始有目的性地朝密室的方向寻去。

恐怕要不了多久,咒灵就会知道一直诱惑它们的大蛋糕的真正位置了。

警报就是在此刻响起的。

那是特别为之设置的警报,象征着——

[特级咒灵]出现了。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五条悟很快就意识到,现在正好是神山旬从密室出来的放风时间,特级咒灵可不会被气息蒙蔽,它的目的只可能是神山旬。

随着尖锐的警报声响起,宅邸里也开始喧闹起来。

布下[帐]的宅邸内密密麻麻地涌入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咒灵,它们的目标一致,朝着密室的方向涌去,一向宽敞的[账]内愣是被挤出早高峰水泄不通的架势。

五条悟拔腿狂奔,就算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咒术师在旁保护着神山旬,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前去确认情况。

——因为除了他和杰以外的人,都很菜。

*

“喂,臭小鬼你没事吧?”

五条悟找到神山旬时,他正站在咒灵的残骸堆中,手中握着手机,正轻盈地避开了咒灵的袭击,一脚踩在形似蝎子的咒灵脑袋上,一跃即离,与之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五条悟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身手不赖嘛。”

神山旬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捂住了收音麦克的位置,不让那边的人听到这里的情况,“不然你以为在遇到咒术师之前,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保护你的咒术师呢?”五条询问道。

“和咒灵打架去了。”神山旬看了一眼森林的方向,那里尘土飞扬,可见战况十分激烈。

他开始一副这世间的纷纷扰扰雨我无瓜的模样继续打电话。

“你这小鬼还真是没点紧张感。”五条悟啐了一口,“他扛不住多久的,[特级咒灵]就要过来了,你现在要是求我的话,我说不定会大发慈悲保护你一回。”

神山旬没理他。

五条悟用咒力加强了自己的听力,偷听到了神山旬与他男友的通话内容:

听筒那端的男声说道:“神山君,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五条悟的八卦雷达亮起,他这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分手的现场吗?

五条悟挥手将想要偷袭神山旬的二级咒灵祓除,继续他的偷听大业。

“把我用完就丢。”神山旬垂下眸,他好似没有看到那些逐渐将他包围的蠢蠢欲动的咒灵,继续说道:“这就是你想要好好对我的方式吗?”

“怎么会呢。”那边传来的一阵轻笑声,“以神山君的能力,一定能找到比我更优秀的人。”

“说到底,我只是一个卑鄙占据你男友位置的小人……”

“好了。”神山旬打断了他的话,“总结下来就是,你不需要我了对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知道了。”神山旬极为正经地问道:“不过你到时候能把你班上的同学介绍给我吗?”

五条悟:???

“我看过了你那期的入学名单了,我喜欢九头龙冬彦。”神山旬秒换了个口吻,“我是认识他,不过以你这个同学的身份重新介绍我,会得到更高的信任度。”

神山旬头顶的咒灵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那头的男声再回复什么五条悟已经没空听下去了,他伸手将人往自己肩上一捞。

“这些话待会再说,现在重要的是你的命!”

被五条悟扛在肩上的神山旬碧瞳中倒映着飞扑而来的咒灵,手中的电话依旧没有挂断。

那头听到了这里战况,声音也变得紧张起来,“神山君你那边遇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神山旬飞快地说道:“你什么都不要乱想,我不会死的,你的分手请求我同意了。”

神山旬的手机被五条悟一把抢过来,强行挂断了。

“都什么时候了,禁止打电话。”

五条悟扛着神山旬一路狂奔,直到避开了最为重要的密室位置,那里要是被破坏的话,[封印]仪式也将会不得不中止了。

他的脚步止在一片不会殃及到宅邸的空地中,扬起眉,苍蓝色的眸无所畏惧地看着逐渐围拢而来的咒灵们。

“特级咒灵、杂鱼、杂鱼还是杂鱼……”

一眼就辨别眼前咒灵的等级,五条悟朝神山旬挤挤眼,“有没有吓到发抖啊,小鬼?”

“没有。我的胃被你的肩膀顶得好痛,你能把我放下来吗?”神山旬在他的肩上挣扎着,“我可以回密室里去。”

“没用的,密室已经没办法阻挡你对这些咒灵的吸引力。”五条悟单手扣紧了神山旬的腰,“特别是特级咒灵。”

“别乱跑,死了我可不管埋的。”五条悟揉乱了神山旬的发型,“在我身上老实待着,很快就结束了。”

神山旬真就像个麻袋一样被五条悟甩来甩去,颠到几乎要呕吐的程度,属于术式的光效在眼前迸发,让人眼花缭乱。

树木断裂倒塌的吱呀声、烧焦味、血腥气、咒灵的血肉横飞……

四周陷入了一片奇异的寂静,五条悟满意地欣赏着他制造出来的惨案现场,慢条斯理地将墨镜戴回去。

“轻松。”

神山旬连句感谢都没说,一从五条悟身上下来就迫不及待朝着舆洗室的方向奔。

“好脏,我要去洗澡。”

看着神山旬变得渺小的身影,五条悟撇撇嘴,“啧,这小鬼真没礼貌,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

晚餐时间,五条悟和夏油杰八卦道:“我今天偷听到了,小鬼头被他男友甩了!”

吞噬了太多咒灵,完全没有胃口的夏油杰无奈地放下了筷子,看着五条悟似乎打着什么坏主意的表情,“你又想做什么,悟?”

五条悟拉下了墨镜,苍蓝色的双眸无辜地与他的挚友对视着,左眼写着搞事,右眼写着搞大事!

五条猫能有什么坏心眼.jpg

*

晚餐结束后,神山旬又遭到了五条悟的拦截。

“听说你被甩啦?”五条悟和颜悦色地凑上前去,“要大哥哥我给你支几招吗?”

神山旬瞥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五条悟难得愿意做一回知心大哥哥,他拉着神山旬上了屋顶,在人多眼杂的宅邸里,这确实个清闲的好去处。

他义愤填膺道:“一个月不去找自己的恋人,这完全就是恋人失格了吧?”

“你小子会被甩根本就是活该。”

神山旬:“……你管这样叫安慰我?你以为我不想去找他吗?”

“等出去以后再和他好好解释情况不就好了。”五条悟难得给了一个勉强可靠的建议。

神山旬没有说话,他透亮的碧眸似乎染上了更为深沉的色彩。

这时,五条悟突然站起身来,活动筋骨,“这次是特别大放送,我血亏了。为了让你心情好一点,我给你放个烟花看看吧?”

“烟花?”神山旬一脸无语,“我又不是小孩子……”

“嘘——”

五条悟竖起食指抵在唇边,他对着在[帐]笼罩之下黑泥般的天色虚虚弹出一指。

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从他的周身弥漫开,那是种凌然的肃杀氛围,如天际被乌云遮蔽的雷光,正在缓缓散开,不管是谁都会下意识感到心惊。

神山旬戒备了起来,咒术师的声音仿佛在他的耳畔呢喃。

“术式反转——「赫」。”

神山旬的目光眺望远方的树林,想象着所谓的烟花。等了许久,而后,他扭过头,寻着五条悟弹出的指尖——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又失败了。”五条悟遗憾地抓抓脑袋。

神山旬:……

为自己大惊小怪而唾弃自己的神山旬幽幽地感叹道:“你可真菜啊……”

五条悟强行为自己挽尊,嘴硬道:“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用出来的。”

“你真的是来安慰我的吗?”神山旬抱着双膝,整个人散发着‘我被抛弃我好可怜我好惨求收留’的流浪狗气息,“……我被人甩了诶。”

“好啦好啦~”五条悟笨拙地安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神山旬偷瞄了一眼五条悟俊朗的侧脸,心念一动,浮躁的心思又开始涌动,突然觉得五条悟除了性格糟糕了点,其他方面其实还算是无可挑剔的。

作为行动派的他马上无耻地向五条悟伸出勾搭的小jiojio,“悟哥哥,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

神山旬微微垂下头,像是被戳破了暗恋心思的羞赧少年,“今天救了我的悟哥哥……我好喜欢。”

说着,他慢慢靠近了五条悟,脸上绽放出甜甜的笑容。

这样乖巧的姿态,五条悟从未在神山旬身上见过,更多的时候是与他互怼的那个金发少年。

五条悟定定地注视着神山旬越靠越近,两个人几乎都快要贴在一起时——

啪——

神山旬的额头遭受了五条悟一记弹指脑瓜崩。

他捂着被弹红的额头,听到五条悟毫不留情的嘲笑,“臭小鬼,毛都没长齐就想泡老子,你还早了十几年。”

五条悟嚣张地大笑,还无情揭穿了神山旬的真实目的,“哈哈哈哈哈哈臭小鬼想泡我!被我的魅力迷倒了吧?让你说我找不到对象。还想来偷我手机,你配吗?”

他自己一个人笑还不过瘾,还要招呼人一起分享他的快乐。

“杰,你快来看他的表情哈哈哈哈……”

爬上屋檐的夏油杰看着神山旬黑沉沉的面色,不忍地正要开口,“悟……”

神山旬已经站起身,轻巧地一跃下了屋顶,五条悟还在兀自大笑着。

那一天夜里,五条悟的大笑声缭绕,最终还是夜蛾正道把人揍了一顿才消停。

神山旬决定将那一年有关于[封印]的记忆全部封存打包。如果可以的话,他此生都不想再回忆起五条悟这人,接下来的人生更不想见到那个人。

走出‘波洛’咖啡厅的神山旬迎面遇上了一个戴着墨镜的银发高大男人。

银发男人的唇角扬起一抹极度恶劣的笑容,大大咧咧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哎呀,小屁孩,听说你又被甩了哈哈哈哈哈……”

“这次要不要你亲爱的悟哥哥来安慰你啊?”

神山旬两眼一黑,为什么当年他的噩梦延续到了现在?

※※※※※※※※※※※※※※※※※※※※

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有了快乐,没了老婆

鸡掰猫能有什么坏心眼.jpg

寡王专克海王

当时的男友是谁呢?

PS:现在的不是28悟

神山集团股东大会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关作者小黑屋码字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人间失智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a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封冥沐子 50瓶;若卿yu 20瓶;滟生、白云奶盖 10瓶;夜k 4瓶;HYCT、迪吖、栖霞之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