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前尘篇41:三道天雷
书名: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 作者:言吾霜华 本章字数:3396字 更新时间:2021/06/20 13:43:12

四海八荒福泽恩长

为庆贺繁离月及笄之年,羽帝广邀六合众仙神,开放天族,迎八荒朝贺,比起繁离月呱呱坠地盛况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间众星捧月---

繁离月少年飞升一骑绝尘令人生畏。

繁花想压锋芒,羽帝却是锋芒毕露,尤其是在繁离月身上一定要光芒万丈。

身为他的掌上明珠,理应得到四海朝拜祝贺,也让四海八荒沾沾天族公主的福气,藏着掖着算什么。

月离宫门庭若市,前来拜访的四海仙神数不胜数,繁离月忙着结交新友,冷清风虽不社交四海,但是小有名气的小仙小神乃至小妖精怪,他大都认识。

白苏只守着繁离月,她到哪跟到哪,生怕天族开放,前来拜访人群中有些居心叵测之物。

尤其是繁离月下界历劫遇危之后,白苏的心就长在了她的身上,可谓寸步不离。

众神捧月不理星辰!

玄星辰不趟这份热闹,一个人的秋千荡得的是百年孤独。

整个天族的人儿都去了那贵公主的府上,谁还记得星辰殿里也有一位公主。

门庭若市,门可罗雀,嘲讽至极。

这要是到了明日指不定将繁离月抬上什么高度,玄星辰越发孤独越发想自己的娘亲。

曾经虽暗无天日,但总有娘亲疼爱,现在连个念想都没了。

玄星辰打起了凝魂灯的主意。

外面的烟花四起热闹幸福从来都与她无关,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伤情涌上心头。

玄星辰趁着繁离月游西海的时候偷偷潜入月离宫,

月离宫算是天族戒备森严之处,只是这些天众仙神忙着讨繁离月欢心,成日屁颠屁颠的跟着她,宫殿的戒备反而松懈下来。

玄星辰早有留意凝魂灯所在,直奔榻前枕下摸出那掌心大小的凝魂灯,稀罕了良久才悄身出了月离宫。

玄末身陨,一丝残魂留在了偏宫,玄星辰虽从未踏足过,但她时刻惦念,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若善竟然寻到了凝魂灯,阴差阳错助她完成一件大事。

玄星辰将凝魂灯收在袖口,一路小跑半隐身去了偏宫。

自从玄末身陨,偏宫就成了天族不可言说之地,关于玄末的一切也跟着烟消云散了,好像她玄星辰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也从没有人拿她当公主。

羽帝身为她的亲爹,对她成日阴着脸,横眉冷对不责怪便是开了恩。

好在繁花对她格外疼爱,不骂不罚不惩不怒,呵护倍加,但玄星辰始终没有拿她当家人,她从没有忘记偏宫结界里那次昏倒对玄末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她也从没有忘记过她娘亲的一生凄苦。

玄星辰飘进偏宫,带上殿门。

这里的一切从她眼前飘过,好像昨日。

玄末躺在榻上咳出血来无人关心,她跪地祈求头骨瞌碎无人心疼。

玄星辰唤出凝魂灯,灯亮魂在,她害怕那一丝残魂再也点不起凝魂灯,她的娘亲再也见不到。

那燃起的希望就这样黯淡下去。

玄星辰对着黑暗大吼,这是她离开偏宫以来第一次嘶吼般大哭,她压抑了太久,久到她都以为自己忘记了仇恨。

“娘亲,星辰来看你了----娘亲----你的星辰来看你了----”

凝魂灯静静的躺在她手心里,灯芯无感,一片死寂像极了当初被结界笼罩的黑暗。

玄星辰盯着凝魂灯,眼泪哗哗而下,“难道你就不想见你的星辰吗?娘亲----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娘----”

“星辰---”

温暖柔和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那颗绝望快要崩溃的心,凝魂灯芯闪动,四周一片光亮,一丝残魂与灯芯相连,慢慢幻化出人形。

“娘亲----真的是你---娘亲!”

那强烈的思念决了堤,玄星辰连滚带爬到身边,想要抚摸无数次梦中出现的脸,却害怕一丝残魂在她的慌张下灰飞烟灭,再也不见。

“星辰---我的星辰长大了?”

玄末一脸温柔,她将所有的温柔宠爱都给了玄星辰,哪怕只有一点点!

将所有的钟情都给了羽帝,眼下所有的挂念凝聚残魂来见女儿。

“娘亲----”

玄星辰嚎啕大哭,想将所有的心伤所有的委屈全都哭干净。

凝万民之魂,结万民之魄,救万民离索。

“娘亲,我有凝魂灯,我有凝魂灯,我的娘亲可以回来了----”

玄末一脸慈爱,想要抚摸她的头,却穿身而过,动作停滞,眼神却带笑,“没有用的,娘亲一心求死,凝魂结魄再无意。”

“不---不要---不准---”

“星辰,这一切都是娘亲的命数,不由你我---”

玄星辰偏不信命,灵力汇集偏要点灯凝魂结魄,她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眼前的凝魂灯上,只是她不明白,玄末为了守护她甘愿赴死,元神尽灭。

眼前不过只是虚虚晃晃一时,玄末知道待不了多久,只是泪眼婆娑的盯着眼前的小姑娘,只是远远地看她一眼足矣---

灯芯一点一点熄灭,那是玄星辰的希望---

“----娘亲----不准走---”

凝魂灯灭,四周被黑暗笼罩好像从来都没有明亮过,玄星辰哭到撕心裂肺,那是她的娘亲,唯一的亲人-----

她的眼泪都流干了,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眸子跟黑暗融为一色,耳朵听不到声音。

偏宫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光亮洒进来的时候,她只是木讷讷的抬起头,以为希望又回来了。

但她却看到了那张面目狰狞冲冠一怒的脸。

羽帝的质问谩骂萦绕耳边,她只是盯着,没有了生机。

问而不语大不敬,羽帝被她不搭理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命人将她叉出去,天雷伺候。

一个公主公然被羁押天雷所,众仙神面面相觑。

玄星辰却仰天大笑,盯着羽帝冷笑,她不知为何她的娘亲会爱上这么一个薄情寡义冷漠绝情的男人。

私闯月离宫,偷盗凝魂灯,潜入天族禁地,条条状状压得玄星辰无法反驳,而这一条条一件件只是因为她想她的娘亲了。

没人给她解释的机会,她也不想解释,也不会有人听她的解释。

天雷所下是四海八荒提前来朝贺的众仙神,玄星辰站在那里像一个小丑一样被观摩被议论,判官义正言辞宣示着玄星辰的罪孽,天雷三道上身,怕是要神魂俱损,玄星辰不求饶,没有错,雄赳赳气昂昂,不就是去死吗!天族她早就待倦了。

羽帝见她拒不认错,怒火中烧,立马行刑,不准求情。

繁离月的诞辰未及,先要了一个女儿的命,这让无数仙臣议论纷,不禁讨论起玄星辰她母亲玄末来,

“星辰---服个软,认个错也就过去了,为何要这般僵着。”冷清风还是担心她的。

玄星辰满脸冷笑:“清风哥哥,若是月儿犯了错,你会说这话吗?”

“----”端端的为何要扯到繁离月身上。

“哼!星辰思念娘亲何错之有,为何要认错,是他亏欠我娘亲,是他害死了我娘亲,我恨他,我恨他!”玄星辰愤恨的眸子都快滴出血来。

“行刑!”

判官一声令下,天雷一道上身,玄星辰哈哈大笑,怒目扫过在场所有人,尤其是冷清风身上,“哥哥,你会眼睁睁的看着月儿挨打吗?”

“----”

冷清风无言以对---

私闯月离宫,偷盗凝魂灯,潜入天族禁地,条条件件是死罪,他不知道若是繁离月闯下弥天大祸会怎样。

玄星辰硬着头皮强撑着,后背天雷击打的地方,肌肉不断裂开,火辣辣湿乎乎的漏了白骨,嘴角渗出的血被她强行咽了回去。

“怎么不说话了,呵呵呵---”

玄星辰冲天大吼,“来啊,打死我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羽帝稳坐高台,见她嘴硬命令判官行刑。

“天雷二道!”

冷清风跪倒在地,“父神别打了,她会死的----求父神放了她吧,星辰知错了。”

“我何错之有,冷清风,你别在那里假惺惺了,我才不稀罕!”

玄星辰满脸冷笑,天雷二道上身,打的她神魂俱散,元神出窍,鲜血洒满天雷所。

众仙神纷纷下跪求情,天族家事何尝轮到他们插嘴插手,羽帝不听不言,今日非要好好教训这个忤逆不孝之女。

厉喝一声“行刑!”

“天雷三道!”

“不----”冷清风飞身拦截,他不敢忤逆羽帝,不敢使用灵力反抗,只有肉身替挡住玄星辰,替她挨下第三道天雷。

羽帝拍案震惊,大喊住手已来不及,飞身去救已晚,判官脸色煞白,众仙神面面相觑---

奄奄一息的玄星辰躺在地上哈哈大笑,并没有领情。

冷清风承受天雷一道,鲜血染红衣衫,后背蝴蝶骨尽显,双膝跪地求羽帝不要再责罚玄星辰。

心爱的儿子受此刑法,羽帝心如刀割,飞奔上前查看儿子伤势,地上的女儿果然是后娘生的,不疼不爱,还不如一道打散了神魂也好过生不如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